广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楚云涧 第八章 鸿鹄争天下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楚云涧 第八章 鸿鹄争天下

仲春时节,草长莺飞,漫山遍野的血红杜鹃早已迎风绽放,若有似无的香味撩人心动。雪灵回到月玉草原,一时有些兴奋,蹦蹦跳跳地在前带路,不一会儿就将云宣带到了幽谷的入口。

云宣站在烟波浩渺的湖边,一时有些怔怔,洁白的雪山皑皑依旧,身旁的雪狐可爱如常,往昔的时光流水般滑过,可有些事却像是大浪淘沙,留下的是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记。

一年前,也是这样的季节,云宣在这里因为贪吃纯天果,遇上了潜伏的雪灵,由此来到了临湖别院。一年以后,雪灵成了她的灵兽,她也成了玄天宫的小主,别院中的桃花依旧开的浓烈,可看在云宣眼中,却已不是当年景象。

“小主

楚云涧  第八章 鸿鹄争天下

!您怎么回来啦?”师傅凌天扬贴身的小厮侍书听到铃声清脆,知道有人入谷,远远窥看,见是云宣,大喜过望,马上飞奔迎来。

临湖别院依旧安静如昨,除了侍书,不见一个下人的影子。想来师傅还是老脾气,不愿别人在眼前闲晃。

云宣朝侍书微微点头含笑,直截了当地问道:“侍书,我师傅呢?”

“回小主,尊上和紫烽、赤魇两位将军一起出去了,还未归来呢。”

侍书将云宣和黄石等人迎到大厅落座,又吩咐了小丫头为他们沏了香茶,上了点心,才慢慢将凌天扬的去处一一告知。

原来,自从云宣离开月玉后,这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凌天扬和岱钦联手剿灭扎萨克后,就助岱钦坐上了塔柯尔部落首领之位。这一年来,塔柯尔和玄天宫两股力量通力合作,已经吞并了塔柯尔周边大大小小十几个部落,如今的塔柯尔已不是当年的规模,完全有了与草原上最大力量赫兰王族一决高低的气势。

云宣静听不语,心随念转,终于明白了师傅隐居雪山的真正目的,原来他的野心如此之大,苍崖海上的小小孤岛,不过只是一个起点而已。

怪不得紫烽、赤魇一直没有回过玄天宫,想来他们两支部队这一年来都在这里攻城夺寨,开疆辟土了。

塔柯尔部落的实力本就不弱,再加上岱钦的英明神武,无疑成就了草原上一支劲旅。如今又有了玄天宫如此诡秘的力量支持,草原上还有哪支队伍可以与之抗衡。想来,师傅和岱钦最终的目标,是侵吞整个草原,取代赫兰王族了。

当然,这许多的内容,侍书是不敢直接言明的,云宣不过通过他几句答话,就能猜到大概。

云宣喝了半盏碧螺春,叹了口气,默想,人心总是这样,受饥寒时求温饱,有温饱时求富贵,有了富贵又要求权势,如今,像师傅和岱钦伯父那般,有权有势的人,还要争什么天下。

争到了天下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一抔黄土一堆骨,倒不如有生之年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来的幸福。想到此处,云宣只觉心口一痛,凌楚墨那双幽幽深瞳再次如利锥扎在了她的心头。

“好,侍书,我知道了,你先安排黄石散仙和寒獍的住处,我去小楼看看我阿妈。”云宣放下茶盏,翩然起身,熟门熟路地往湖边而去。

寒獍很自然地起身跟随,却被云宣抬手拦住:“寒獍,你也自去休息吧,这里是临湖别院,万分安全的,我自己去就行。”

云宣在离开雪山前,就已知道师傅准备在湖边为她们母女盖一座小楼,从母亲的信中得知,小楼早已建成,透过二楼的窗户就能见到密林深处,父亲云深的衣冠冢。

呼和恩珠自小楼建成后,就搬进这里,安度余生。云宣离开月玉后,呼和恩珠就开始茹素念佛,诚心祷告女儿平安。

“阿妈,我回来了!”云宣站在二楼佛堂门前,含着热泪望着跪在团垫上的母亲。

恩珠恍惚间似是听到云宣的声音,又恐怕是自己再一次的幻觉,不自觉地停了一秒。

“阿妈,宣儿回来了啊!”云宣见母亲仍旧跪在佛像前不动,忍不住跑上前去,一下子扑到了恩珠怀里。

恩珠本以为自己又是做梦,却不料真是云宣归来,一时间痛哭流涕,伸手摩挲着云宣的头发,抱在怀里心肝宝贝地呢喃。

母女俩相拥哭了一通,在侍女的劝慰下方稍稍回复了平静。携手坐在临窗的锦榻上,聊起了分别后的情景。

云宣早已料到母亲必定会问起凌楚墨,所以早早想好了答案,只说他最近闭关练功,无暇顾她,所以她才有空回来看看母亲和师傅。

在恩珠面前,云宣实在无法告诉她实情,哪怕是寻到父亲云深魂魄之事也是闭口不谈。母亲已经经历了太多风雨,云宣终究不忍心让她再度伤心恐惧。

“宣儿,你这次回来,就多住些日子,陪陪阿妈。等过段日子,你和墨儿成亲后,就会更忙碌了,到那时,想要陪阿妈,都由不得你了……”恩珠将自己亲手做的酥油茶递到云宣手中,抚摸着她的背,柔柔说道。

提到楚墨,云宣又是一阵心酸,眼泪忍不住就到了眼眶,可又生生逼了回去:“阿妈!您说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呢,别胡说!……对了,阿思兰最近怎么样?听说岱钦伯父和师傅在草原上打了很大一片江山,想来阿思兰也够忙了吧?”云宣赶紧转换话题,不敢再涉及凌楚墨半分。

“嗯,听说他如今已是塔柯尔部落的巴图鲁,草原第一勇士。你师傅和岱钦伯父都对他赞不绝口,说是可造之才。可惜的是……”恩珠看了看云宣神色,略停了停,继续说道:“可惜的是,多少贵族小姐托人做媒,想要与他结亲,可他却在神女庙前下了重誓,说什么今生不娶……”

云宣本想借着阿思兰转移恩珠对凌楚墨的惦念,却不料又扯出了一桩烦心事。这阿思兰对自己的心思,云宣很是明了,只是郎有情,妾无意,这也不是同情能够解决的事儿。

“阿妈,咱不说他了……对了,这个瓶子,您见过吗?”云宣从怀里取出九转莲生瓶,递到恩珠手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