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在五月的阳光里为谁梳妆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9月15日

摘要:因为没有酒,冬天的土地开始失眠。因为没有酒,诗人变成屠夫。因为没有酒,这个夜晚没有红杏出墙没有决斗没有醉生梦死没有佛禅没有金榜题名没有人抱着百宝箱投江。因为没有酒,红枣与枸杞无法被浸泡成催情素,李白只能将淫羊藿制成打药沿街叫卖。因为没有酒,崇高输给世俗理想败给名利,哪怕你长发三千丈,气吞山河才高八斗黄河之水如欲望决堤,我就是不给你舞台与金腰带,让你灰溜溜退场,提着礼品走后门再来。 一种收割的姿势

季节未到,我便开始磨镰。风如一个想回家的婴儿,在窗外哭泣。红颜如罂粟,遍地生长。总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欠我什么,走进茫茫人海,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巫师下了地狱,祖坟埋错方向。我用手中的木鱼,将浮出水面的冰山敲掉一角。来势汹汹的雷声,在到达我耳边时,已经露出虚张声势的底牌。

站在门后,努力摆出一种收割的姿势。不管我的土地是否已被强占,不管被水泥覆盖的泥土是否能够开花结果,我都要加入收割者的行列,而不愿做一个旁观者。

自从走出故乡,就再没有读懂过月亮的心事。船头美女如云,我不拉纤谁拉纤。暗礁虎视眈眈,薄冰不可履,神话在刚睁开眼睛时破灭。

谁在舞台上,被不停地摸仿。谁在摇篮里,被熏陶成五毒不浸之身。总会有些事,永远没有答案。总会有些人,永远没有归期。

常在河边走,就不想湿脚。在烟花柳巷的三月,穿越某一声叹息的回声。还会不会有人,为了红颜冲冠一怒?还有没有人,为了膨胀的野心三过家门而不入?

遍地的温柔,不只是为了你一个人铺设。才思已经枯竭,那就从舞台上退下,当一名带头鼓掌的观众。将债权与债务相抵,就可以破产。不欠别人什么,才可以被别人遗忘。善事与恶事做完,才不会给后人评说的机会。

总会有一些日子,在自言自语中度过。在墙角处醉卧,却未能体验到水泥与砖的硬度。祝福一个一个地送出,什么时候,我才能穿起别人做的嫁衣。

没有酒的夜晚

因为没有酒,冬天的土地开始失眠。因为没有酒,诗人变成屠夫。因为没有酒,这个夜晚才没有红杏出墙没有决斗没有醉生梦死没有佛禅没有金榜题名没有人抱着百宝箱投江。因为没有酒,红枣与枸杞无法被浸泡成催情素,李白只能将淫羊藿制成打药沿街叫卖。因为没有酒,崇高输给世俗理想败给名利,哪怕你长发三千丈,气吞山河才高八斗黄河之水如欲望决堤,我就是不给你舞台与金腰带,让你灰溜溜退场,提着礼品走后门再来。

童贞已经衰老,再也找不到暗恋的对象。这些年来,只能将无数个无知而性感的女人当成工具意淫。只要时间流逝的方向不变,我就这样坐着,做一个随波逐流者。心脏与目光相互支撑,口号如被吐出的一口浓啖,成就一千种堕落的姿势。除了意淫,我还能做些什么。除了 ,我还能改变什么。我就是要堕落给你看,断了你所有的念想,让你不可逆转地跟着我一起堕落。

面壁半世,一无所获,只落下了骨质增生,痛疼难忍。脊梁扭成抛物线,如庙里的大钟,被无所事事者撞击出一声声闷响。很多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只好返回尘世,重新寻找止痛的膏药。

一只苍蝇,歇在我的脚尖添着皮鞋上的灰尘。站在离我十步远的一只鸟,望着我脚下一只蠕动的毛虫,心事重重。

不断澎胀,性功能逐渐萎缩。意淫与暗恋纠缠,划不出明确的界线。酒醒以后,我必须选择另一种征服世界的方式。

在五月的阳光里为谁梳妆

时常怀念记忆中的五月,如记忆中的青春。举着一只钢笔,在你的注视中从领奖台上走下,天空多么蓝。在星光下颤抖地牵起你的手,让全世界都从梦里醒来看着我们,大地多么宁静。在无语的江水边拥你入怀,我抬头责问上苍,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心里的伤痛逐渐还原,站在夜的边缘,还可以自由地想你,夜风多么凉爽。踏进眼前的江水便有人将我救起,原来我没有被遗弃,又能真实地活着多么好。

阳光照着鼻涕,炊烟舞动蛙鸣。灶台边,我的兄弟姐妹如雨后春笋,成长为故乡的风景。多少年前拾起的柴禾,早已被母亲收藏在花白的发际。记忆中的故乡,有一顶旧毯帽挂在官道上的某个山岗,指引我回家的路。记忆中的一些日子,我将铁环滚得如风火轮,地牛抽得摇身摆舞。因为生蛋,母鸡与我平起平坐。

用一座废墟增加自己的高度,让灵魂穿越不可逾越的鸿沟。越过山的障碍,我触摸到了一种微笑的颜色,听到了一声叹息的重量。谁愿意被仰望被注视,谁就将面临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的危险。谁愿意被宠爱被追捧,谁就将注定在菩提树下迷失,注定一生逃亡。

那么,请五月作证,将遍地的尸骨入土,在贫瘠的土地上种下肥硕的种子,开出灿烂的玫瑰,让我忘记哪一天是可以思春的日子。请五月作媒,将情欲与爱嫁接,官与商联姻,谁与你牵手,走向祸福相依的深渊,只让无辜的孩子留在门外。请五月作裁判,将眼前的江水一刀两断。被盖卷成炸药包,从窗口扔向无辜的世界,一切都是你的,除了我自己,还能炸到谁。

用谁的青丝一缕,编织我的梦想。在五月的阳光下守候,让我梳妆的旅人。心尘洗尽,将往事盘成一个结,云鬓高耸,铜镜如刀,我用什么为你掩饰抹不平的皱纹。

装满隐私的空间,如一座挖不开的古墓,钥匙已经丢失,你的秘密,只有殉葬者知道。彼岸的垂钓者,蹲在另一个世界的门口,寻找发泄的对手。

镜中的英雄

硝烟散尽,旗帜倒了竹杆还在。大漠荒野,战士死了尸体还在。吸干所有尸体的血,你红光满面,终于不再掩饰嗜血者的真面目,成为某种教义的化身。

万里疆场与波峰浪谷都不再需要你。一幅腐朽的木框,便将你牢牢锁在墙上。只有炉火能将你庞大的身躯装进小巧的盒子,只有镜框才能容下你的光辉形象。终于将你挟持成了英雄!墙就是你的家你的天下,任你独霸。那么,就让你挂在墙上,成为每一只蚂蚁的膜拜对象,让生生不息的后来者,不用低头就能从你下面经过。

其实镜子就是你的舞台,镜框就是你不能改变的命。谁让你想当英雄,又想保留全尸。想立贞节牌坊,又不想从良。

会有人在悼词中把你的污点抹去,如抹掉脸上的一颗黑斑。你已经成了英雄,已经被装进框挂在墙上,刻在永不风化的石头上,就永远失去了平反翻案的机会。框子做得越漂亮,白花与挽联越多。你就被绑得越牢实,永远也不能挣脱,不能从墙上溜下从棺材里坐起从骨灰盒中还原。

其实不当英雄有什么不好,哪里的黄土不可耕种。如果你不是英雄,那么。你就是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我的亲人。如果你愿意,凯旋之后,我愿与你同沦天涯,惺惺相惜。将勋章换成酒钱,醉生梦死,苟延残喘。脱下铠甲洗尽血腥脱胎换骨,走进大雅之堂风月场所,成为烟花柳巷的不归者。

我如瞎子摸象,转来转去,每一次都是你,挡在我前面。庆父之魂,是否一只小盒子就能锁住。雷峰塔下的蛇妖。五指山下的顽猴,是否真正的在反省与冬眠。当所有的梦想破灭,你还能不能回到镜中,保持面具一般的微笑。

胡子太短,作不成一只拂尘。皱纹太深,让额上跑马成了神话。这个世界早已不再需要素面朝天者,即使你躲在镜中,也要与时俱进,好好学习化妆、变脸、伪装与隐藏。

一只狗的前生后世

谁也不知道你的前生,谁也说不出你的后世。你孤独的内心是否装满了高傲,是否还有放不下的追求与理想,是否还在寻找没有陷井的乐土。我只知道,你躲在大门外的墙角边,是因为阴影里最安全。

这些年一直把狗当成老师,当成一本经典的教科书。忘记与狗的区别,缩小与狗的距离。将骨头与交配权作为活着的两大主题,不扯旗帜,不分阶级,不背叛、不找靠山,不仗人势。

在风尘中行走于故乡的边缘。用肮脏保护肮脏,用龌龊隐藏龌龊。在黑暗中适应黑暗,在光明下衬托光明。

低人一等有什么不好,摇摇尾巴有什么艰难。学会四脚站立与行走,降低重心,增加稳定性。学会察言观色,学会忘记自己高贵的出生,忘记所有的理想与信仰,远离舞台与焦点,大隐于世。

秋雨用冷漠将春天的噪动禁锢,我用一杯浊酒将你嘴唇的颜色颠覆。用一个媚眼,勾引全世界。顽石被雕刻成印章锁进柜子,这来来往往的人流啊,如蚂蚁搬家,没有谁停下来看我一眼。

狗这一生很平淡,没有多少经验可以总结。早已不吃屎了,早已不守门了。你只需要一个狗的内心,淡化孤独感,骄傲地低下头,夹起尾巴,用哼哼声表达渺视与不屑。至于看家与护院,还是交给门卫与保安。

一条狗,突然从黑夜里窜出,毫无声息。路很窄,我与狗别无选择地相逢。

其实做一只狗并不难。谁敢保证,自己的前生与后世不会是狗。狗只能是狗,狗与我们一样无路可走。狗的存在,让我们感到世界上有许多路,每一条路上都站立着凶恶或善良的狗。

在假想敌的手掌心舞蹈

学会意淫就学会了写诗。骨相寒酸,天机外泄。羊皮经书已经被你吞进肚里,什么时候你才能天庭饱满方面大耳手长过膝,让追随者如飞蛾扑火如苍蝇只钉有缝的蛋。

借你的掌心,搭一个万众瞩目的舞台。只要有目光注视,我就会起舞。谁让你是诗人,我天生的舞者。在你的掌心,不用舞鞋就能舞出万种风情。你的掌心就是我的家园,从来没有想过逃出,世界那么险恶,离开了你的掌心,我又能去哪里。

把诗人当成假想敌,或者梦中情人狭路相逢的冤家。为了与想象中的你交欢,要么把你也变成魔鬼,要么把自己变成诗人。

不用时坚硬无比,上场时却只会早泄阳萎。只有怆然涕下的本事,却敢渺视前面的古人后面的来者。用什么掩盖自己的孤傲自卑,什么时候才能坚忍不拔游刃有余如虎归山如鱼得水,让每一个倾慕者死心塌地前赴后继香火千年。

用文字作,撒向沧海,只想捞起多年前的你。由熟悉到陌生,由熟饭到生米。那张已经破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为我牵挂,还有什么东西傻等着我捕捞。

我在一片枯叶上吐丝,叶子已经干枯,已经被我啃得只剩下脉络。该吃的我都吃了,如果再不吐丝,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其实我不想作茧,不想作茧自缚。我想啃完这一片叶子,再去啃另一片,啃完这一棵树,再穿过某一双目光的间隙,偷爬上另一棵树。这个五月我吃饱喝足,留恋自由的生活,就是不想吐丝。

在一面鲜艳的旗帜下花天酒地,放纵、宿醉与 。感谢秦始皇,没有推土机,挖坑太小,让你在泥土中露出半个脑袋,苟延残喘到今天。如果庆父复活,会不会再次将你当作牲口宰杀,掏出心来看看,是红是黑是忠是奸。

将一串诗人的名字编织成铃当,系在毛驴脖子上,谁敢偷啃一根路边的青草,你就用告密的铃声,发泄心中的不满。青草枯了又发,毛驴饥饿着,宁愿挨皮鞭,也拒绝推磨。

反骨

肿瘤疯长,腹水急聚如洪。让挥刀自剖,定格为这个时代最经典的行为艺术;为欺骗与 ,挂上一个名正言顺的标签。

苍生遍地,灵魂东躲西藏。因为善良,我不知道应该恨谁。除了堕落,还能做点什么。如果明天就是末日,如果黑暗不褪去,我将拒绝分娩,拒绝一切光环。

用谁的一滴血,涂红世界。生错了地点的美人痣,在脑后长成了反骨,从此远离大雅之堂。黑暗中,谁让你躲在玻璃里面,缩头缩脑贼眉鼠眼如门背后的弯刀。

骨质钙化,谁作了谁的人弹,谁甘愿作谁的挡箭牌。将反骨隐藏进肚里,做出一副受难者模样,走上十字架。如果一切真的可以重来,我将在投胎时擦亮眼睛,彻底与苦难绝缘。

闭上眼睛,在你无可逃遁的地方,用意念将你凌迟千遍,体无完肤。除非你重新缩回镜中,另一个世界里你才能安全,才能摆脱我的纠缠,只吃青草,不被挤奶。

如果有上帝,我宁愿永远是孩子,拖着鼻涕在阳光下一事无成地成长。不管你看没看见,我都在这里。我的存在不只是因为你啊,不知道是因为谁。不愿将什么人无限放大,压住我的胸口。不愿将你的辫子缠在我脖子上,被你牵着走。

飘渺的句子被划行成段。为了将冷宫变成热土,嫦娥终于学会了歌舞评弹,风情万种,春光外泄。理想被春雨浸泡,真诚被酒精发酵。大风起兮尘土飞扬,都想借风上青天。青山之下,月黑风高,我在废墟上,找不到一扇可以打开着门。

春天涌动着对收割的希望。有废墟作证,无论末日是否来临,无论你看得见看不见,我都来了。在阳光看不见的地方,弯下僵硬的腰,成就一种仪式。从此转身,留给你一个背影的念想。

半面妆

面对诗人,我惭愧自己写不出长发飘飘的句子。面对孩子,我惭愧自己目光空洞浑浊。面对老人,我惭愧自己浮噪与自以为是。面对青山面对墙角的一片从树上掉下的叶子,我惭愧自己面对死亡的慌张。面对苦难的众生,我惭愧自己不能伸出渡人之手。面对 ,我惭愧自己的沉默变成了帮凶。

我这一生中,还有什么好的活法,能将惭愧之心植入别人体内。

土地已被打上水泥,铺上瓷砖,你已经被剥夺了耕耘的权利。谁让你播种千年才从砖缝里伸出头,如升起的残月,寻找着故乡。陌生的恋人,只能背靠不能面对。以时间作面纱,与你捉一生的迷藏。

以一种姿势定格,将光彩美丽向着台下,累累伤痕留给自己。永远不会让你看见我的另一面,到底隐藏着多少辛酸血泪。半面妆,是我今生在舞台上的全部资产,阴睛圆缺喜怒哀乐都是我的事,上天堂与下地狱都是我的选择。

共 586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用诗的语言歌颂或鞭挞世情,是这篇文章最大的特点和亮点。文章以“一种收割的姿势、没有酒的夜晚、在五月的阳光里为谁梳妆、镜中的英雄、一只狗的前生后世、在假想敌的手掌心舞蹈、反骨、半面妆和贞洁牌坊”等九个篇章的篇幅,揭示了人生中的真善美与假恶丑,描绘了一个文人内的挣扎与痛苦。例如文章在“一只狗的前生后世”中写道:其实做一只狗并不难。谁敢保证,自己的前生与后世不会是狗。狗只能是狗,狗与我们一样无路可走。狗的存在,让我们感到世界上有许多路,每一条路上都站立着凶恶或善良的狗。佳作,推荐共赏。【:湖北武戈】

1楼文友: 11: 8:58 一场葬父丧事,让作者明白了很多,也让读者明白了很多。欣赏了,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楼文友: 14:10:44 谢谢!

2楼文友: 18:5 :27 雷峰塔下的蛇妖。五指山下的顽猴,是否真正的在反省与冬眠。当所有的梦想破灭,你还能不能回到镜中,保持面具一般的微笑。欣赏老师佳作,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回复2楼文友: 21: :29 谢谢!问好!

小儿肠痉挛腹痛症状有什么

小儿积食发热的症状

小儿积食发热消化不良怎么办

灯盏花领军企业文化
老人晚上尿多该吃什么药好
月经经期延长怎么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