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傲武神州 第七十八章 你真行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傲武神州 第七十八章 你真行

楚飞心情不断下沉,“你是谁?”

独眼大笑:“听好了,爷爷我就是伏虎寨大王、郝浩仁的弟子独眼。小子,如果你现在跪下求饶,我留你一个全尸。够仁慈吧!

杀了我们伏虎寨这么多人,长青剑派很牛吗。来来来小子,爷爷就站在这里,快点跪下。

否则,不仅仅要杀你,你们长青剑派的百姓,我们都不会放过!敢杀伏虎寨一个人,我们就要杀十个、杀一百个来陪葬!长青剑派的人不够,我们就用长青剑派庇护下的百姓充数!

要怪,就怪长青剑派太懦弱了吧!千年王八万年龟,长青剑也算是‘王八’级别的了!”

“哈哈……”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楚飞左看右看,握剑的手掌已经是青筋暴起。情况真的很危险,二十多个人将楚飞团团包围,而这独眼明显又是一个秘武境的。而且,这独眼比那曹大业危险多了。

楚飞咬咬牙,“独眼,你可有胆量和我单打独斗?”

“你一个打我们一群吧!”独眼冷笑,“单打独斗,你小子脑袋有问题!并肩子上!乱刀砍死!”

周围强盗怪笑着包围上来。兵器的寒光闪烁,刺痛皮肤。

楚飞深呼吸,但腿脚却仍是忍不住发抖。江湖的危险来的太快,楚飞还没有做好准备。

但,没有选择了!楚飞怒吼一声,猛然向左侧冲去。

强盗立即向左侧杀去。

楚飞却猛然转向、向前方冲击。

“小子,别白费力气了,你这一套都是我们玩剩下的!”一个小头目怪笑着,长达七尺的长枪猛地横在楚飞面前。

楚飞用尽全身力气打在长枪上,长枪被打开,但楚飞也失去了机会。

“要死了吗!”楚飞豁然睁开眼睛,“既然无法避免死亡,那就拉几个垫背的吧!”

楚飞豁然转身,长剑横扫,“杀!”

躲过一支长枪,楚飞一剑砍掉一条胳膊。是谁的没看清,也不需要看清。反正,周围都是敌人!

回身抱剑,拦住侧面劈过来的致命一刀,借力后退,擦着刀锋撞入一个强盗的怀中。倒转剑身,直接穿透强盗的肚子。再以强盗为盾牌,向前冲锋。

一支长枪穿透濒死强盗的胸口,从楚飞左侧肩膀擦过,刺破了楚飞的衣衫,划破了楚飞的皮肤。

楚飞一脚踢飞眼前的肉盾,肉盾顺着长枪撞到后面的强盗;楚飞再怒吼一声,长剑猛然刺出,同时穿透两人胸口。

后面的强盗没想到楚飞如此悍勇,来不及收回长枪,楚飞的长剑已经贯穿此人的胸口。

刷……一刀扫过楚飞的后背,血水迸溅。然而此刻的楚飞却似乎疯狂,根本就感受不到痛苦。

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理智,已经不需要了。这时候需要的是疯狂、不要命的疯狂!

剑身拧动、旋转半圈,撕开敌人的伤口,楚飞拔出长剑,猛然向后方砸去。重剑带着楚飞的怒吼,铿锵一声将后面一个用青锋剑的强盗砸飞,手臂骨折、青锋剑被砸断。

借力旋转,躲过刀锋;刀锋几乎是擦着楚飞的脖颈扫过,一缕头发被斩断。

一支长枪飞来,直刺楚飞胸口。

“去死!”楚飞猛然张开左臂夹住长枪,人则顺势向前突进,长剑直接插入对方喉咙。

可同时又有一刀扫过楚飞后背,血水飞溅中,楚飞感觉到力量开始消失。

感觉不到疼痛,只感觉生命在开始消逝。血液的流失,让楚飞开始虚弱,脚步开始摇晃。

‘不甘啊!’楚飞怒吼,周围只有狰狞的笑声。身体渐渐沉重,终于双腿一软,半跪在地,拄着长剑勉强直立。心中一个声音反复回响:站起来,站起来!

“将他的脑袋砍下来,我要做成夜壶……啊……”

惊变突起,独眼的脑袋,冲天而起。一个看上去狼狈的身影出现,一柄黑色的长刀,斩断了独眼疯狂的一生。

伏虎寨的人瞬间呆立,傻乎乎的看着这忽然出现的少年。

“他……他……他他他杀了独眼!杀了大王的弟子!”

“你死定了……”

“快跑啊!”

“别跑,杀了他,我们回去请罪!我们的家小都在伏虎寨的庇护下生活呢!”

伏虎寨的人开始慌了;但最后一个声音,却让伏虎寨的人瞬间冷静下来,除了极个别依旧犹豫的之外,剩下的已经放弃半跪在地的楚飞。

楚飞转头,看到的,却是一场杀戮。剩下的伏虎寨之人,竟是没有一招之敌,只是片刻就尽数倒下。

等厉血锋长刀归鞘时,独眼的脑袋才停止滚动。

楚飞愣愣的看着眼前,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谢谢救命之恩。”

“顺手!”厉血锋说完,转身就走。

“喂,帮个忙,没看到我重伤么?”楚飞沙哑着嗓子喊道。

厉血锋头也不回,脚步也没有停下:“如果连这点伤都算重伤,你还是回家种地去吧!你不会连运功止血都不会吧。”

楚飞傻乎乎的看着厉血锋走远,一群草泥马大军在心头呼啸而过,又呼啸而来……

一直等到脑袋昏眩了,楚飞才终于盘坐下来,运功止血,恢复一点精神后,强撑着赶路。

一路跌跌撞撞,楚飞总算拖着半条命抵达前方一个小镇,小镇上长青剑派别院的执事见状,赶紧帮楚飞处理伤口,亲自赶车将楚飞送到山门。

楚飞拖了半条命回到山门,很快就惊动了罗雁行。本来罗雁行正在接待刚来的广寒宫一行人,此时也只能告罪一声,匆匆去看楚飞了。

说实在的,当听到楚飞拒绝了广寒宫的邀请之后,罗雁行只觉得心头温暖万分。此时又听到楚飞只剩下半条命,罗雁行可以说是飞奔下山,片刻之间就来到山脚,看到了惨兮兮的楚飞。

“怎么样了!”罗雁行大惊,赶紧探查楚飞的情况。

旁边的执事说道:“掌门,没有伤筋动骨,但也伤的严重,失血过多,怕是要修养个三五十天了。”

罗雁行检查完了,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伤到筋骨。怎么回事,伤的这样重。”

楚飞将情况说了一遍,但没有说厉血锋,只是说一个不认识的江湖侠客仗义出手。厉血锋的行为,让楚飞觉得有点说不出的不安,下意识的将这里说的模糊了。

罗雁行听后怒吼一声,“好一个伏虎寨,看来是诚心与长青剑派过不去了!你放心修养,这件事情师伯一定为你讨一个公道,也会派人去支援百泉镇。”

说完让人抬着楚飞上山,准备修养。

楚飞很想翻白眼——拜托,咱现在失血过多,你还要上山?嫌我死得不够快么?

好吧,江湖人不傻,楚飞被安置在山脚的疗养院……额,其实是“养心阁”,一处风景秀美、山幽林静的风水宝地……呸呸呸,是风景胜地。

在旁边杂役弟子去请郎中时,罗雁行忍不住问道,“楚飞,听说你拒绝了广寒宫的邀请?”

楚飞虚弱的笑了笑,“师伯,昨天我又拒绝了星月宫的邀请。对了,星月宫的人现住在百泉镇的别院里。”

你又拒绝了星月宫的邀请~~~

罗雁行思维有点停顿,看着眼前笑得没心没肺的楚飞,指了指:“你……你真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