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永镇仙魔 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腥陈羲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永镇仙魔 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腥陈羲

扭曲空间之中出现了一条血河,血河里伸出来一条血糊糊的大手将藤儿温柔的抱住,轻柔的把藤儿放在神木上。而此时的陈羲,就站在血河之前。

谁也无法得知,为什么陈羲背后会出现那样一条宽阔的血河。

陈羲吞了龙脉精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样的后果。他只知道自己必须救藤儿,就算自己死也要救藤儿。

龙脉精魄的力量让陈羲的身体开始变化,他的皮肤在【执争甲】下面一层一层的崩碎脱落,血顺着【执争甲】往下淌。他流下来的血又汇入身后的那条血河里,如果陈羲此时回头看一眼的话,可能会察觉这血河的模样和昆仑山中龙脉形成的那条大河一模一样。

血,疼痛,刺激着陈羲的感官。

他的身体正在经受几位痛苦的劫难,吞下龙脉精魄的那一瞬间他就在渡劫,一次一次,几乎每一秒钟他的身体都在崩碎。可是在【执争甲】生的变故,谁也看不到。连陈羲自己都看不到。

“你打伤了她。”

血色双眸的陈羲似乎完全丧失了理智一样,他张开嘴説话,洁白的牙齿上布满了血丝。如果换做别人早就已经无法承受肉身一次次崩碎的痛苦,可是陈羲能,他的毅力远非常人可比。

在满天宗的时候,那些修为比陈羲高很多很多的人谁敢跳进阴寒无比的碧水寒潭?那些比陈羲修为高很多很多的人,谁敢一层一层的挑战改运塔?那些比陈羲修为高很多很多的人,谁敢在这个时候吞下龙脉精魄?

没有人!

他是陈羲,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陈羲。

此时的陈羲看起来如此的狰狞,他背后的黑色的翅膀被血河所染,变成了流动的血水组成的一样。那种场面,看起来如此的触目惊心。也许这正是龙脉的另一面,不只是温和的还有残酷的。

陈羲血红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渊王八十八,看的渊王八十八心里一阵阵寒。它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人类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它心里忽然有一种转身就逃的冲动。

可是它逃不了,陈羲往前一伸手,他背后的血河里分出来一股血水冲到了陈羲脚下,将陈羲托起来向渊王八十八冲了过去。血河将陈羲送出去的度,竟然比成年的皇族异种的度还要快。

渊王八十八大惊,想要出手的时候才现自己的长弓崩碎了。在刚才它和藤儿交手的时候,它的长弓和藤儿手里虚幻出来的神杖同时损坏。

渊王八十八本来就是个狠戾的角色,不然怎么可能在无尽深渊之中占据一席之地?此时它感觉自己被逼到了绝路,索性放开,白色的双翅再一次变成了手掌紧握在一起,抡圆了朝着陈羲迎头砸了过去。

“你伤了她……你得死!”

陈羲嘴里挤出来几个字,右拳迎着渊王八十八的白色翅膀轰了过去。拳头和翅膀毫无花哨的撞击在一起,那是实打实的硬碰。嘭的一声巨响,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向四周荡漾了出去。

两个人相撞的那一瞬间不但空间好像静止了一样,就连时间似乎都停止不动了。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两个人保持着那个姿势就好像画面静止。然后在波纹爆开的那一瞬间,渊王八十八和陈羲同时向后退出去。

血河之中分出来一只血手从后面托住了陈羲,陈羲嘴角里溢出来一抹血丝,顺着面甲往下流。陈羲抬起手在下颌边缘将血抹了抹,眼神里出现了一种狂野洪荒猛兽一样的凶悍。

“你得死!”

陈羲猛的吼了一声,血河再次将他向前送了出去。这个场面是极为壮观的

,渊王八十八的翅膀硬生生被陈羲撕开了一条口子。可渊王八十八想跑都跑不了。陈羲双手抓着它的双翅,双脚dǐng着它的前胸。

噗的一声!

渊王八十八的翅膀被陈羲同时撕了下来,那种巨大的疼痛让渊王八十八几乎昏死过去。自从它成为渊王以来,还没有谁能够这样凶狠的伤到它。它的排名足够靠前了,所以那些试图拥有无尽深渊之核的渊兽强者挑战也挑战不到它头上。

可是今天,它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疼。

……

……

随着陈羲的一声怒喝,渊王八十八的翅膀被陈羲硬生生的撕了下来,两股血从渊王八十八的身体两侧喷出来,场面如此的震撼。陈羲撕掉了渊王八十八的翅膀之后随手丢在一边,那一对大翅膀翻转着落下去不知道飞去了什么地方。

陈羲向前一冲,身子炮弹一样过去撞在渊王八十八的前胸上。巨大的力度之下,渊王八十八直接被撞的向后飞了出去。在飞出去的同时,它甚至清晰的听到了自己体内传出来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作为排名在一百以内的最强渊王,它的体魄就算比不上成年的皇族异种,可是也相差无几了。陈羲先是死掉了它的翅膀,再撞碎了它的前胸。可噩梦显然还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陈羲在渊王八十八向后飞出去的同时一伸手抓住了它的一条胳膊,故技重施,身子一翻双脚蹬着渊王八十八的胸膛,手上一用力……又直接把渊王八十八的一条胳膊撕了下来。

血洒出来,竟然有一种诡异的血腥美感。

陈羲握着撕下来的胳膊抡起来,如大棒一样狠狠的砸在渊王八十八的脸上。这一下直接把渊王八十八的半边脸砸碎了,同时那条断臂也被轰碎。

渊王八十八哀嚎了一声,陈羲挣脱开陈羲然后迅转身。它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可是失去了翅膀之后它无法飞行,在无尽深渊里不能飞行它就只能死。

感受到了死亡威胁,渊王八十八的两条后腿拼尽全力的蹬出去,试图借助踢在陈羲身上的力度向前冲,冲到扭曲空间边缘。

陈羲在那两条腿踢过来的一瞬间突然出手,精准的抓住它的两个脚踝。与此同时,盘龙剑笔直的向前次出去,从渊王八十八的后背刺进去,从它的胸前刺出来。血河卷过来,陈羲踩着血河拎着渊王八十八向前俯冲。

渊王八十八重伤,但他的实力毕竟那么强大。盘龙剑刺穿了它的身体,它立刻用剩下的那只手从前面捏住盘龙剑的剑身,然后猛的往前一拽。盘龙剑竟是被它拽的透穿了身体,然后它猛的回头一甩把盘龙剑朝着陈羲的脸打了过去。

陈羲侧头避开,盘龙剑擦着他的面甲过去,在面甲上擦出来一溜火星,面甲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陈羲此时好像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样,根本就不去管盘龙剑飞去了什么地方,直接把渊王八十八往自己身前一拉,然后双手往两边一分。

咔嚓一声,渊王八十八的两条后腿同时被陈羲折断,巨大的疼痛让它无比凄厉的哀嚎起来。

就在它的哀嚎声中,陈羲又把它的两条后腿直接从身上拽了下来。血河横卷过来到了渊王八十八身前,形成了一只大手掐住了它的脖子。血手将渊王八十八翻转过来面朝着陈羲,然后它看到了陈羲那双恐怖的眸子。

“这不可能……”

渊王八十八不敢相信这一切,那么大的实力差距怎么在片刻之间就扭转了?几分钟之前它还能轻易的把这个年轻的人类镇压,随随便便就能把他轰碎。可是几分钟之后,它自己成了敌人手里任由宰割的羔羊,甚至连一diǎn还手的余力都没有。

它惊恐万分的看着陈羲,一时之间因为心里的恐惧太强烈,竟是感觉不到了身体上的疼。

陈羲一伸手,噗的一身刺穿了渊王八十八的胸口,然后从它的胸口里拽出来一根肋骨。他抡起来这根肋骨狠狠的砸在渊王八十八的脸上,肋骨如刀,竟是直接将渊王八十八的半边脑壳削掉。

陈羲低头看了一样,现那条空间乱流还在盘旋。他眼神里的凶狠一闪,然后抓着渊王八十八朝着空间乱流那边冲了过去。

踩着血河的陈羲冲到空间乱流旁边,然后一只手按着渊王八十八的脸贴在了空间乱流上。那种场面,就好像把渊王八十八的脸按在了一个高旋转着的锯片上似的。

噗噗噗噗……片肉的声音不绝于耳,渊王八十八的脸在片刻之间就被空间乱流一片一片的削没了。陈羲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削没了渊王八十八的脸,继续往下按,渊王八十八的巨大的身躯也被空间乱流绞碎成了肉泥。

一个排名在一百之内的最强渊王,就这样被陈羲凶狠的虐杀。

陈羲回过头,血色眸子看向神木上的藤儿和展青。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些迷茫,之前的凶戾逐渐消失,然后脑袋一沉昏倒了下去。

...

灯盏花领军企业有哪些
灯盏花领军企业产品
灯盏花产业怎么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