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297章 你们这些兵王的戏可真多【第一更求订阅】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7月07日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297章 你们这些兵王的戏可真多【第一更求订阅】

客厅里也是浓烟四起,和外面一样,并没有见到一丁点的火光。

但宋世诚闯进去之后,凭借着窗户边方向似乎还没被彻底影响到,隐隐发现这团浓烟冒出来的时间,比宴会厅乃至走廊都要晚许多!

估计是自己刚上楼的时候,烟雾弹就启动了。

“开窗户,把排风开到最大!”

宋世诚指示完那两个保镖后,就疾步往卧室走去,拧开门把手,刚喊了声,陡然一阵很低沉尖锐的动静传了过来!

紧接着,爆出了惨叫!

“啊!”

“有人开枪……啊!”

又是一阵惨叫,等宋世诚循声望去的时候,透过烟雾,悚然发现那两个保镖倒在了地上!

“是谁?!”宋世诚惊怒大喝。

“是我……”

一个冷峻的男音从背后传来,很熟悉!

当宋世诚一点点扭过头之后,赫然先看见黑森森的枪口悬在了面前,再后面,就是关勇的那张国字脸!

“关勇!你干嘛!”宋世诚心里一沉,恍然明白了什么。

“宋少,记住,家贼是最难防的。”关勇再不复那股憨厚忠诚的模样,目光格外阴森

,话音还没落下,就按下了扳机!

叽!

经过消音器处理的子弹,急速射向了宋世诚!

还好宋世诚早有准备,在关勇说话的间隙,就作势一个飞身闪躲了开去!

但奇怪的是,明明烟雾这么浓,关勇竟牢牢锁定着他,毫无误差!

宋世诚知道这很可能和关勇戴的那副眼镜有关,未免成靶子,又躲过一枪后,一个骨碌滚进了卧室,并要带上门。

怎料关勇的身手相当敏捷,一脚飞踹抵住了门板,连人带枪狠撞了进去。

“去死!”

卧室里没有烟雾,关勇当即就锁定了宋世诚,再次抬枪射击。

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凌厉的劲风从房门后面冲出,袭向了关勇的后脑勺!

关勇预感到不妙,又看宋世诚一纵身飞扑,都没管这一枪有没射准,就猫下身要躲避暗袭。

结果脑袋是躲过去了,屁股又被人结结实实狠踹了一下,整个人贴着地毯滚了出去!

关勇也不愧是历经战争洗礼的老兵,翻滚之后,借势倚在地上将枪口对准了后面。

可惜袭击的那人比他更悍勇,他刚举起枪,一记飞腿横扫过来,狠踹中了他的手腕,径直把枪也给踢飞了出去!

关勇还没从剧痛中熬过来,定睛看见面前这人时,眼珠子几乎要迸裂出来,失声叫道:“是你!”

“是你爷爷!王八羔子!”

那傲然而立的青年可不正是被全国通缉的兵王靳永胜!

“干他!”

靳永胜怒喝一声,又是一记回旋踢袭来!

关勇还欲躲闪,奈何宋世诚也从后面夹击了上来,将他制在中间一通暴打!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靳永胜和宋世诚的战斗力都彪悍得很,关勇的脑袋挨了几拳之后,狠劲上来,倏然拉开了右腿裤脚!

小腿处赫然绑着一把匕首!

“当心!”

宋世诚察觉到危险,立刻开口提醒。

靳永胜正卯足全力一集,发现那一抹金属寒光袭来,硬生生的侧身避了下,但手臂还是被划开了一条口子!

关勇挥舞匕首挡开了空间,余光一瞄床上,竟空无一人,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跟你们拼了!”

关勇化作了困兽亡徒,作搏命架势,竟然还真给他杀出了一条空档,拔腿跑了出去!

宋世诚和靳永胜追出去后,自然被浓烟挡住了!

“闪开!”

靳永胜反应灵敏,察觉到那金属寒光从门侧边袭来,立即拽着宋世诚往前扑去!

可诡异的是,关勇身处浓烟中,还能准确的跟上来,手持匕首戳向宋世诚!

宋世诚又赶紧往旁边翻滚了一下,余光瞄见戳到地毯中的匕首,心里陡然一动!

如果说关勇是靠那副眼镜能看清楚,怎么会只顾着攻击自己?!

一个念头浮上心间,宋世诚飞快往后退了一些距离,同时将外套脱掉,当刀刃迎面劈来的时候,干脆甩向了这厮的头!

关勇视线被挡,行动也没了章法,等抓开外套之后,却无法再准确锁定目标了,只能凭借着模糊的影像追杀。

果然!

宋世诚想起刚刚敲门时,关勇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加上那副眼镜,就猜到自己外套可能是被抹了什么荧光粉!

现在外套一脱掉,关勇就成了睁眼瞎,再没了任何优势。

宋世诚退到窗户边,这儿的烟雾相对稀薄许多,当面临关勇的搏杀,一个轻巧的闪躲之后,终于发起了反击!

关勇又戳了一个空,连忙也向后退避,躲开了宋世诚的拳头,但冷不防脖颈被一只胳膊掐住,紧接着身体又被人用两脚给夹住了,脑后勺也狠狠挨了一拳!

“来啊!打啊!”

靳永胜骑在关勇的背上,一拳连着一拳砸在这厮的脑袋上!

关勇被打得头晕目眩,本来还想挣扎,肚子又挨了宋世诚一脚,整个人笔直的往后栽倒下去!

这还没完!

宋世诚踢掉了他手里的匕首,联合靳永胜开始上演一出双人暴打戏码!

拳啊脚啊,星雨般砸在关勇的头上身上,不一会就把人打得没声响了。

烟雾弹停止了,浓烟也渐渐消散,而躺在地上的关勇,露出了鼻青脸肿的熊包脸。

最后,关勇几乎是气若游丝的呻吟道:“别、别打了……”

宋世诚暂时收了手,往这厮的脸上吐了口唾沫,拍了拍他的脸颊,冷笑道:“好一条狗东西!演技可以啊!”

关勇绝望的看了他一眼,喘着粗气道:“你早就知道了……”

“错了,我只是早就怀疑了!”

宋世诚沉声道:“说实话,刚刚出事的时候,我都还不能确定是你干的,只是对你有点戒备,谁想到你这狗东西玩得这么大这么狠,要不是我提前做了些准备,还真得被你得逞了!”

靳永胜也抽了他一耳光,骂咧道:“你们来我餐厅的前一天晚上,是你这孙子偷溜进餐厅,往我办公室偷藏了一把被拆卸掉的狙击枪吧?你这娘希匹的想害死我啊!”

关勇在劫难逃,只求死个明白了:“你们是怎么怀疑上我的?”

“说真的,你的演技和剧本,真的设计得天衣无缝。”宋世诚满足了他的愿望,讲述道:“谋杀事件出了后,你先通过锤子提供给我消息,让我把嫌疑对象锁定在靳永胜的身上,你再趁势来投效我,引着我去餐厅找靳永胜,正好靳永胜又按照平日里的时间来到餐厅,经过我明里暗里的试探,也让靳永胜产生了自己惹上麻烦的疑心,让我们互相戒备提防。”

“紧接着,等我去办公室,发现那把被拆卸的狙击,我就知道自己可能被人栽赃陷害了,然后我又担心你和宋世诚可能已经报了警,与其坐以待毙被陷害,只能带着枪出来,主动去警察局投案洗刷冤屈,结果却被你这孙子给堵住缠上了,还逼着我掏出了枪,愣是把我给定了罪!”

靳永胜忿然又甩了他一耳光:“我这辈子最恨被人冤枉了!我跟你无怨无仇,凭白要给你背黑锅,被警察满世界追着通缉,等所有人都盯着我了,你再逮机会作案……这一手玩得可真够溜的啊!还说我丢华人士兵的脸,丢你老母!”

又是几巴掌下去,关勇被打得快没了人形,也不挣扎求饶,咬牙道:“那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真的只差了那么一点点,你就成功了,但是,中间出现的那个小意外,把你也打了个措手不及吧。”宋世诚讥笑道:“你除了往靳永胜办公室塞枪之外,还往意见箱塞了那张买凶杀人的纸条吧,我猜你已经调查了靳永胜这个替罪羊很久了,不仅把他的日常习惯给摸透了,连他餐厅意见箱的秘密也挖到了,塞了那张买凶纸条,就能更完美的栽赃嫁祸了,甚至你还把餐厅的监控录像全给删了,以为做得很干净,可惜还是留了一个小尾巴!”

关勇一怔,旋即面若死灰。

到此,三个人都心知肚明了。

那小尾巴,正是靳永胜偷偷放置在意见箱里面的针孔摄像头。

靳永胜确定意见箱那儿是监控死角,还删了录像,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但在餐厅时,沐小妹用设备检测出意见箱里的猫腻,顿时让关勇方寸大乱!

他知道,自己塞纸条的画面肯定被拍下来了!

“所以,当靳永胜准备要打开意见箱把储存卡取走的时候,你都没等我指示,就猴急的冲上去开打……我怀疑你本来是不准备在那时起冲突的,毕竟风险太大、也没必要,只需要让我顺应你的计划,找警察一起查靳永胜,你就绝对能置身事外了!”

宋世诚化作了名侦探柯南,推理道:“但针孔摄像头打乱了你的计划,你知道,一旦靳永胜带着枪和储存卡去找警察自首,你就得穿帮了,所以你必须把靳永胜拦下来、抢走储存卡。那时候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了,一开始你还极力赞赏靳永胜的人品,结果等你知道这事,靳永胜一出来,你就迫不及待的说他可能准备潜逃,什么证据都没有,就狂泼脏水、挑起争端,你们这些兵王的戏可真多啊!”

三岁小孩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
三岁小孩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
孩子每次睡觉时咳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