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都市罪梦 第14章 黑雾

来源: 分类:科幻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都市罪梦 第14章 黑雾

十点三十二分,看着齐正海一个人从阳台上低头往下看,沈既明立刻大声说:“就是这里,慢放!”

但就在他说话之时,投影上视频突然一抖,齐正海已经毫无征兆的掉了下去。

徐展虽然没有完全看清楚,但却脸色大变,拿起遥控器将视频倒回去几秒钟再次播放,这次是用的慢放,只见齐正海探身下看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现出一股黑雾,就像龙卷风一样撞在齐正海的背上,齐正海身不由己的漂浮起来然后就手舞足蹈的栽了下去,虽然他似乎还想叫喊和抓住什么,但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这……这是什么东西?”徐展的声音带着一些惊恐,然后霍然转头看着沈既明:“这段视频是不是你故意制作的?”

沈既明撇撇嘴说:“徐队长,说话要负,我要是有这水平还用冒着大太阳四十度蹲在工地上像狗一样讨生活?这就是我当时看见的情形,你可以看到我的镜头当时使劲儿抖了一下,我也完全就被吓到了,你们去抓我的时候我还正在想这件事。”

徐展脸色惊疑不定,但还是很快将存储卡抽了出来,也没说话就带着记录员离开了审讯室,很快就有两个警察进来将沈既明也带走送进羁押室。

刑警队的监控室里,一群警察还在回放监控上的视频,虽然是二次翻录,但那股黑雾依旧看的很清楚,但从出现到消失最多不过两秒钟的时间,却诡异的令人毛骨悚然。

“咔嚓~”监控室的门被推开,队长秦刚脸色严肃的走了进来。

“队长,你快来看看这黑雾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鬼?”几个刑警七手八脚的拉着秦刚走到监控器前面。

“立刻删除这段视频,任何人从现在开始不得讨论和谈论这件事情!”秦刚语气又硬又冷。

“为……为啥子?”一个年轻刑警忍不住问

都市罪梦  第14章 黑雾

“就你瓜批娃儿话多,肯定是涉密噻!”另一个年纪较大的刑警一脚踢在年轻人的腿上。

“对了,对外面的任何人不得提这件事!这是命令!”

“是~”几个刑警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还是马上立正敬礼。

羁押室里,沈既明坐在椅子上,但待遇明显要好多了,只戴了一副手铐。

徐展坐在他对面,脸色严肃的一塌糊涂,直勾勾的盯着沈既明,下巴上的胡渣儿都挤成一团。

“沈既明,老实交代,你到底知道些什么?那股黑雾到底是什么?”

沈既明苦笑着说:“徐队长,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像很久都没睡好的样子?”

徐展点点头,此时的沈既明看起来脸色苍白,头发也很乱,双眼也是红通通的,明显就是很长时间睡眠不好的症状。

“自从我在工地上掉到那个古墓里面后,就一直做恶梦,梦到稀奇古怪的东西,上次在长征医院,我突然就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医院里突然一个人都没有,还隐隐听见有稀奇古怪的声音,然后我就出去观看,厕所里,走廊上,窗户边,而停在医院门口的那辆红色三轮垃圾车和那个凶手的样子,就是我在梦中看到的,我看见那个凶手从二楼窗户跳下去,然后跑到医院门口往三轮车上丢了一件东西,但我不知道那就是杀人犯和凶器,八月六号晚上我又开始做恶梦,心惊肉跳的睡不着,于是就去找护士苏梅梅,没找到我就返回去,似乎听见厕所里有流水的声音,于是我又去厕所看了一下,顺便也去窗户边上看了一下……对了,徐队长,苏梅梅遇害的那天晚上,厕所是不是有个隔间的冲水开关坏了?”

徐展死死的盯着沈既明的脸半天才点头:“不错,我们接到报案之后赶到医院,后来的确听医院的护工说厕所的冲水器坏了,我们的人还专门去看了一下,但并没有发现任何疑点,主要是医院的人员太复杂,连指纹都无法采集。”

沈既明长叹一口气靠在椅背上:“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我几乎天天做噩梦,有梦到被杀死的苏梅梅,到处都是血,还有稀奇古怪的场景,九月七号我知道了齐正海的之后,我就打算去找他问问他为什么要害我,于是我就去了正荣街,但走到一个胡同的时候,突然就头昏眼花,迷迷糊糊又做了一个怪梦,我看见两天之后齐正海从南枫豪庭的十四楼跳了下来……”

“梦里面你怎么确定是两天之后?”徐展忍不住插嘴。

沈既明摇摇头:“我怎么知道?做梦还有为什么的话我也不会现在坐在这里了,纯粹是一种潜意识的感觉吧,于是今天我就专门去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发生这件事,结果竟然他真的从上面跳了下来,真好,这个王八蛋终于死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徐队长,你说这算不算是报应!”

徐展:……

“还有,徐队长,你看我是不是被鬼上身了,能不能帮我找个权威专家看看,继续这样做恶梦的话,我估计我挺不了多久就会疯掉!”沈既明揉了一些额头有气无力的说。

“沈既明,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而且完全没有任何科学性,我们也无法分辨你说的真伪,毕竟我们是刑警不是心理学专家,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这方面的专家帮你做一个全面诊断!”徐展沉默了许久说。

“那就多谢了,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沈既明点点头。

徐展站起来将他的手铐打开,“今天就这样吧,你拍摄的那段视频我们已经交给专业鉴定机构分析去了,除开望远镜之外,别的东西你都可以先拿回去,但你现在仍然是本案的最大嫌疑人员,随时保持开机,没有我们的允许不许离开本市!”

“好吧!”沈既明苦笑着揉着手腕站起来,跟着徐展去物证科领回了自己的背包,然后徐展把他送出了刑警大队。

“对了徐队长,如果那股黑雾研究出来,记得告诉我一声那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等车停在自己租住的楼下,沈既明下车的时候说。

徐展点点头也没说话就开车走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