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立地封神第九百九十二章

来源: 分类:科幻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4日

立地封神 第九百九十二章:八门生死各争锋

风凌月展颜一笑,萧御心中更似丢了七魂六魄,痴怔地跟着风凌月走到她的住所,看着眼前这个他挚爱的女子,心里充盈着无尽的幸福。

风凌月眸光微垂,脸上似有无限娇羞,更是看得萧御如痴如醉,终于风起如帘,将二人覆盖其中,随后漫天花雨香唇,人生恍然若梦。

等到萧御终于扶开风凌月的双肩,脸上已经蓄满无尽的幸福与满足,他和风凌月之间虽然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但是彼此之间的缠绵,依然让他感受着人间最美满的幸福。

玉石横列,郎艳无双,娇颜如梦,倾国绝代。

彼此相对的目光中,写满多少的旖旎和甜蜜,也在风中印刻了多少的誓言,在岁月中的相依相守。

两个人就这样相顾而视,谁也不说话,谁也没有移开自己的双眼,琼花漫天,芬芳无限。

直到识海之中终于响起月神峰主的声音,萧御和风凌月才移开倾注在彼此脸上的目光,风凌月的唇角还点缀着未尽的羞涩,轻手解开风盾,在迈出门户的瞬间,萧御忽然伸出手,轻轻牵过风凌月。

风凌月眼眸轻扬,回首一笑,温柔无限,携手来到圣殿之后,眼前一片朗阔,极目远望,眼前千峰横列,云雾缥缈,恍若仙境,正是八生门。

众人都是初次来到此地,被这无边景色所感,心中万千杂念仿佛在一瞬之间尽数消失,唯有一片空明。

七人都已经先到了,除了凤翎和巫云错之外,其他人都各居一地,看到萧御和风凌月并肩走过来,眼神都不由得微微一变。

阳焱等早已经见识过风凌月倾国绝世的容颜,心里难免生出爱慕之心,眼看这幅模样,心中如何不明白,不免都有几分失落。

“萧兄——”龙煌远远招呼萧御,他的实力在众人之中只能敬陪末座,并无争胜之心,有时候实力中庸的人,看事情往往还要更清楚些,昨天看到萧御展示出非凡的实力,他已知绝非自己所能相比,所以有心结纳萧御,看到萧御走过来,主动一步迎上去,眼神热切诚挚。

“昨天听闻萧兄一番高论,回去之后我仔细思索,得到不少收获,萧兄天赋卓绝,果然有龙凤之姿。”

萧御听到龙煌如此恭维,也露出笑容,“龙兄天赋绝顶,萧御也十分佩服。”

两人相顾一笑,空中却忽然传来尖锐的声音,“哦?萧兄昨日才初见龙煌,不知道究竟佩服他什么?”

说话的人正是翼风,刚才龙煌说的话萧御虽然一笑接纳,在他耳中听来却十分刺耳,所以忍不住出言讥讽道。

萧御眉宇微微一动,他的确初见龙煌,对他更是知之甚少,翼风这样问的确很有道理,只不过凡人都知道他刚才不过只是以礼相见,并非十分失礼,翼风出言讥讽,显然是有意为之,不含好意。

萧御见几大高手各立一方,每个人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于周围形成一个气场,在这朗阔的天地中,也不由得傲气陡生,今日终要一战,不妨借这个机会,看看妖族这些后辈天才,究竟拥有多强的实力。

翼风见他问住萧御,眼角掠过一抹锋锐的笑意,“原来萧兄所言,也未必句句是真,那么龙煌昨天的领悟,只怕也并不见得那么真实了。”

阳焱眉心微微一皱,翼风第一次问的虽然不客气,还算情有可原,他已经占了先风,现在还要加倍逼问萧御,难免做的有些过火了。

萧御的神色看起来却十分平静,并没有半分恼怒之色,只不过在阳焱看来,萧御越是平静沉默,或许越说明他心中怒气极重,正要劝解两句,萧御已经一笑说道,“翼兄方才怕是听错了,我只说龙兄天赋绝顶,的确令我心中敬佩,这句话究竟错在哪里,还望翼兄指出来。”

翼风原本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火,不过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又怎么会惧怕萧御,本来准备息事宁人,见萧御出言反驳,不由得冷笑一声,“萧兄既然是初次见到龙煌,又怎么会知道他天赋如何,既然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又怎么敢说他天赋卓绝,十分佩服?”

萧御淡淡一笑,“我既然能够看清万圣宝鉴中无边世界,自然也能看到很多东西,有些东西翼兄看不到,不代表我萧御看不到。”

翼风目光一寒,若论感知力,昨天他的确一败涂地,根本不能和萧御相比,但是萧御这么说难免有些强词夺理,就算他能看到万圣宝鉴中的无边世界,也不表示他能看到龙煌天赋。更重要的是,龙煌在妖界之中,本就是出名的天赋平平,如果不是他万分努力,根本不可能达到今天的高度,单凭这一点,翼风就有足够的底气。

“萧兄在感知力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不过在有些事情上,我却比萧兄更清楚,至少对于龙煌的天赋,我所知更多。”

“翼风!”巫云错轻喝一声,翼风这么说,显然是在明面上得罪龙煌,他们八族一体,只有齐力对付萧御,岂能自裂于内。

翼风也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过,不过话已出口,很难再收回来,何况刚才龙煌有心依附萧御,何必为了他损及自己颜面,就算加上龙煌,他们那边也只有三个人而已,岂能比得过这边六人,所以闻言只是心念一动,却没有开口。

龙煌看的真切,如何能够不知,不过他城府极深,脸色始终平静,并没有露出半分喜怒。

“是么——”萧御在龙煌身侧站定,缓缓说道,“如果翼兄一定这么想,那我无话可说。”

翼风冷笑一声,“看来萧兄是有心要和我较量一二了,既然如此,我就不揣蠢笨,和萧兄品评一番。”

翼风竟然要当着众人的面评论龙煌,这么做显然是犯了大忌,巫云错见他为了压住萧御行事如此冲动,也不由得眉心一皱。

翼风看了一眼龙煌,“今日相互切磋,龙煌兄胸襟宽广如海,想必是一定不会在意我等粗鲁了。”

跟骨刺是什么病
玉林正骨水效果如何
颈动脉斑块的治疗
猜你喜欢